须臾

You have to wait

    或许是真的太久了,于是我开始变得那么急不可耐,无关寂寞,无关爱欲,只是单纯的想要,不知道这样说够不够真实。很多思想都是一种轮回的过程,在不断相信否认中它逐渐深入骨髓。或许我是辛运的,幸运没有遇见那么一个人,还有机会创造一个更好的自己,然后才是邂逅。从来没有试着将就,是因为我还奢望着,奢望着第一个就是最后一个白头到老的,奢望着一生一世一双人。我没有贪婪地要很多,只是那一个胜过千万个,所以他总要跋山涉水,穿越人海,才能准确的握住我的手,而我要做的就是以最美的姿态等待。 

    女人毕竟是个女人,不管她试着变得怎样强大,她始终会有脆弱的时候,只不过她不愿在任何一个不是他的陌生人面前流泪,她希望把全部给他,有别于众人的,独属于他的全部,自然也包括她的脆弱。

    我会等,等那个前来与我结发牵手的人,然后结结实实的伴着走上一程,并无意谈几场惨淡,不知下落的恋,或是爱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结果,只不过是: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罢了。